<br>斯特拉制药公司位于z国东部沿海直辖市的开发区内,主要提供医疗、安保等服务,但掀开这层伪装,这个公司确隐藏着不为人知<br>的秘密。 有着女性中鲜有的175身高,体型苗条、沒有一丝赘肉的韩冬,天生拥有一双挺拔木瓜型的完美乳房,加上她严格控制饮食,经常在公司园区内的健身房锻炼。 每个看到她的男人都会被激发出心底野兽般的佔有欲,把她佔为己有,想要把她像玩物一样蹂躏、虐待、摧残直至体无完肤,彻底破坏。 她也是在机缘巧合中最早加入公司的女体教具,公司的很多药品实验、人体研究以及刑虐培训甚至日常娱乐都是由韩冬完成的。<br>在斯特拉公司刑讯室内,荣磊正拿着手中带刺的鞭子,左右开弓用力抽打着一个被以大字型固定在铁架上的柔美的女体,每一鞭都结结实实的抽打在女生身上,胸部、下体都是鞭子重点的照顾物件。 女体已经惨不忍睹的胴体逐渐又被一道道猩红可怖的血痕所佔领,几乎沒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荣磊停下鞭子,舒缓了一下肩膀说:\"怎么样韩冬,你还满意吗,力道足够吗? \"韩冬喘了两口气,稍微平復了一下唿吸,慢慢抬起头微笑道\"就你磊哥这样,別说跟所长不在一个次元上,连张昊都赶不上呀。 \"荣磊一听,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旁边踹手站立的另一个男人说:\"得,果然被看不起了,还是天宇你上吧,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还是再多看看所长给的录像学习学习吧,你也再给我上上课。 \"说罢,放下鞭子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期待的看着天宇。 \"我不能被看不起啊,所长我比不了,跟张昊还是能pk一下的吧\"被荣磊这么一夸,天宇稍有得意\"韩冬,你觉得呢? \"韩冬稍稍点头说\"你有空也教教老磊吧,別让公司其他人瞧不起他哦。 \"天宇回头又看了看无奈的荣磊,对韩冬说道\"好好好,我教,你要是疼就喊出来,顺便让老磊看看什么手段用在什么地方是什么效果,现场教学,怎么样? 那我开始了。 \"韩雪欣慰的说:\"好主意,那我得替磊哥谢谢你啊,快开始吧,他连放在我阴道内的铜球都不知道怎么用,手柄都沒拔出来,我看磊哥期待的都流口水了。 \"荣磊摸了下嘴角,果然自己都沒注意到自己的囧态,哈哈的笑了起来。<br>天宇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个同样带手柄的铜球,转动两下手柄,铜球表面立马刺出密佈的钢针,第二下钢针竟然增长到2釐米,相当于给荣磊做了一下展示,随后伸向韩冬下体内的手柄,转动了两下。 随着两次刺出的钢针的刺入,深埋阴道的铜球内的钢针马上刺向韩冬的阴道,从四面八方将阴道扎透。 韩冬勐的一颤,咬紧贝齿,发出阵阵呻吟声,胸前两个木瓜型的乳房带着横七竖八扎入乳肉的钢针不断的抖动,甚是好看。 天宇拿来两只带铁链的钩子,从双乳乳头上部向内刺入、扎深,在铁链的另一头各挂上了一个2.5kg的砝码,乳肉瞬间就被钩子拽着向下拉伸,乳房上铁钩造成的伤口也被拉出了两个小椭圆形的空洞。 双乳受如此大刑韩冬也止不住发出啊! 啊! 啊! 的叫声。 荣磊看的下体都产生了反应,天宇解释道:\"女人的胸部柔韧性很好,可以接受很多酷刑,尤其是像韩雪这种坚持锻炼,胸型这么好的乳房,不用点大刑都对不起这两块肉,是不是韩冬? \"韩冬沒有说话,只是努力的点了点头。 天宇准备了一大把各式各样的钢针,把几个烙铁放在刑讯室内的炉子上靠了起来,拿起另一个铁钩,伸向韩冬的阴部。 韩冬看见天宇一下准备了这么多刑具,心里一沈,沒想到天宇认真了起来,他才开始这么一会就用到了这么多刑具,再给一小时下体绝对会坏掉的,而且夏姐外出进行学术交流去了,医疗队其他人员肯定不如夏姐医疗水准高,能不能把我恢復过来都说不准了。 天宇注意到了韩冬面部流露出的恐惧和对自己的抗拒,满意的把钩子朝向肛门处按了进去。 巨大的钩子轮廓把娇小的阴道口撑大,插入了几釐米后用力向肛门方向钻去,韩冬仰头啊啊的喊了起来,要不是被身体各处的绳子绑在架子结结实实的,韩冬一准能蹦起来,而且随着身体的晃动,阴道内的铜球又会给予韩冬加倍的刺激。 不过一会,一个亮闪闪还带有一丝血迹的钩尖就从肛门内顶了出来,此时韩雪已经疼的沒了力气,嘴唇发白,全身都冒着虚汗。 \"韩冬你还能挺住吗? \"\"我沒事,不用管我,我还可以\"韩冬勉强的说道。<br>其实天宇也是客套性的问了韩冬,都到这一步了他肯定不会收手的,同时也为了给荣磊开阔一下眼界,肯定会下狠手,至于能不能恢復这就不是他考虑的了。 然后在钩子尾端挂上了一个1kg砝码,拿起两根10釐米长的钢针,在髂骨连缐处的两端,莫约找到卵巢的位置,然后从小腹外部,狠狠扎了进去。 韩冬还沒注意到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到盆腔内产生了剧烈的疼痛,就嘶喊了两声后昏死了过去。 天宇走进些,扒开了韩冬的眼皮用光闪了闪,又摸了下脉搏,确认沒有大碍后拿出了一把铁钉。 他拉开大阴唇,把钉子一根一根的刺入阴道口周围的肉里,韩冬也只是轻轻的哼了几下沒有醒来。 插了有十多根后,拿起炉子上已经烧红的三角烙铁,在荣磊期待的目光下对着韩冬柔软的腹部按了下去,瞬间就撩起了鼓鼓青烟,皮肉也在高温的威力下发出滋滋的声音。<br>此时剧烈的烧灼终于让韩冬醒来了,注意到天宇正在烧烙自己的腹部,惊恐的挣扎了起来,但是她实在沒有力气做出很合抵抗了。 不一会,在烙铁按下的地方就变成了难看的黑色,韩冬也闻到了一股难闻的烧焦的味道,甚至还带有一定烤肉的味道。 天宇把另一根烙铁递给了一旁看的入神的荣磊说:\"別愣着了,你也像我一样烙几下\"荣磊木讷的接过烙铁,对着韩冬的乳房上比划了两下,韩冬无力的 看着荣磊,一般摇头一般喊着\"不,不要,不要啊......\"天宇也不管韩冬,在犹豫了两下后终于对着乳房侧面按了下去,随着韩冬用盡最后的力气嘶喊出了一声\"不! \"后,彻底昏死了过去。 他俩也沒在乎昏死过去的韩冬,一下一下的在腹部,乳房周围烙了十几下,直到烙铁的热量用盡后才停手。 荣磊瞧了瞧黯淡无光的烙铁,又看向了韩冬,因为刚刚太过兴奋沒看韩冬的伤势,现在回过神来注意到韩冬乳房,腹部沒有了一块好肉,天宇甚至把韩冬那娇小可爱,粉嘟嘟的乳头都给烙沒了半个,全身都是难看的黑色疤痕,有些地方还冒着青烟。<br>\"我说老刘,她这样沒事吧,我是不是下手过头了啊\"荣磊不安的问向刘天宇。 \"应该沒事,我问所长要的录像带,之前仔细看过,以前所长把韩冬虐的比这惨几倍不止,也不知道所长用了什么手段把她医好了,你看,后来她不也不沒事? 哎,我不记得你也问所长要了两个录像吗,你沒看吗? \"\"我哪来得及看啊,我就一兵油子而且最近所长交给我任务还比较多,那个u盘一直在我柜子里沒动呢,我有空就回去看看吧。 \"荣磊还是心有馀悸的说。 正在他们交谈时,刑讯室的门打开了,迎着他俩走进来了一位身高167,皮肤白嫩的美女,\"呦,就知道你在这偷着乐呢,呀,还有磊长官,瞧瞧你们把咱家的冰美人给虐的,真惨呀\"张洁调皮的说道。 荣磊轻咳了一下,略有尴尬的说:\"是韩冬说要让我练练手的,她说不能让好玩的都让他们佔了,让我放下任务交给陈亚楠我来娱乐一下,而且大部分都是你刘政委做的。 \"\"哎哎,你说话摸摸良心,你自己动手沒,你也算个当兵的,能不能有点担当? \"天宇对着荣磊打趣道,天宇一看,得了,认了就认了,沒啥可丢人的\"行,我认了好吧,我贪玩了。 对了,张洁你怎么来了,有实验? \"张洁调皮的对着政委说:\"沒有实验啊政委,可是刑讯室本来就是我该待的地方呀,你说整个公司园区里哪个刑具我们教具队沒用,为了满足公司医药研发、人体研究还有培养人员刑讯素质,咱们公司的一些美女在这屋子沒少掉过眼泪吧\"张洁又给政委眨吧了一直眼皮\"尤其是我们教具队的韩冬队长,牺牲老大了。 \"<br>天宇一看张洁又要邀功了,就打断到:\"对,这可多要感想你们啊,你先別得意,等你磊哥再学习学习刑讯手段,第一个拿你练手,保证比现在惨哦。 对了,我该给我那边领导汇报了,这边就交给你俩了,我先走了啊\"张洁给天宇做了个鬼脸\"谁怕谁,我才不怕呢。 \"天宇临走之前,还用力把贯穿阴道和直肠的钩子扯了下来,把韩冬阴道口与肛门之间的嫩肉给撕裂了。 下体再次受到刺激的韩冬一下嗯啊给疼醒了,但沒一会全身的剧痛又使她昏死了过去。 张洁和荣磊都咯噔一下吓了一跳,他俩对视了一下,天宇指着遍体鳞伤的韩冬说\"这...\"\"磊哥你就帮忙吧韩姐给解下来,砝码也摘下来,然后帮我把韩姐抱到推车上就可以,其馀的交给我吧\"\"那好吧,辛苦你了\"张洁摇摇头说:\"沒事,指挥官你就去休息吧。 \"<br>第二<br>节 另一边,在公司园区行政楼的地下某处办公室,所长对他的助手交代到:\"上次向德国SIG公司购买适用的枪械剧陈亚楠说不喜欢用,你直接去联络一下HK公司,採购一批步枪还有配件,顺便挑一把你用着顺手的狙击枪。 夏琳应该也快回来了,她把需要的药品制剂上飞机前已经汇报给我了,按清单逐一採购。 其他明面上的业务问题还是由老赵打理。 还有,把作战指挥官叫到我这里俩,去做吧。 \"其实,这家医药公司不仅仅是做药品的,他其实是一个包括秘密进行医疗、人体研究、安保、越境机密任务的私人公司,并且这家公司的隐秘业务只有极少数军政高层才知道,而刘天宇政委就是军方驻斯特拉公司的联络员。 公司明面业务由赵强打理,其他所有机密业务均由何杰这个戴眼镜的瘦高年轻人指挥。<br>时间回到几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何杰正愁着面试找工作,他是一个有着家国情怀的医学生,辅修了管理学,时刻关注着国际局势,他甚至有抱负参加到军队中,为人民和战士贡献自己的力量,及时之后发生彻底影响他的重大事故也沒有改变这一点。 在面试过一家制药研究所出门的时候,两个成熟男性找到了他:\"小伙子,我们很欣赏你,你有抱负有才识,关键是有远见,我们想招聘你,这是我们研究所的名片,想好了就登录背面的网站悄悄吧。 \"谢毅说完,旁边看起来像二把手的赵强递给他了一张名片后两人就驱车离开了。 车内,赵强对谢毅说:「谢总,他会来吗,你不怕他把咱们举报了? \"谢毅笑笑说\"不会,他也一定会来的\"\"谢总,你就这么肯定? \"\"那网址专门给他做的,密码只有他的名字\"两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何杰看着这张非常简约的名片,白色质地的硬制塑胶,正面仅有大写的蓝色英文\"ASTLA\",何杰喃喃道\"这,是阿斯特拉吗...\"背面是也仅是一个网址,连个电话也沒有。 晚上回去后,何杰登录了这个网址,要求输入自己的名字才可以流览,hejie,空格,回车。 原来网站上是这家研究所成立以来所有的经营活动,有在山区救助贫困村民,有在灾害现场医疗伤者,也也在着名医学论坛上发佈研究成功...... 令何杰感兴趣的是竟然还有与军方在实验室一起做研究的盗摄视频,「能跟军方有联繫,还盗摄放在网上不怕被查水錶吗。 \"<br>之后的几天又跟研究所联络了几次,何杰终于推掉了其他的offer,加入了阿斯特拉。 之后的两年内,谢毅就像父亲教自己的儿子一样,把有关经验管理,医药技术等节能毫无保留的教给他,做什么事都把何杰带上,何杰也被谢总的人格魅力所征服,直到那次震动国内外的大事故。 第三节正当何杰陷入沈思,门铃声打断了他,「进来」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男人走了过来「所长你找<br>我? \"何杰清空了一下头绪说:\"你好,指挥官。 \"面对这个年轻的所长,这个曾经的法国外籍军团特种兵差点给他敬了个礼,一点不敢轻视他。 \"哈哈所长,什么任务啊\"\"沒有任务,只是给你打个预防针,时机成熟告诉你,那时候你会很忙甚至亲自出马,所以现在的任务就是—休息。 \"\"嗯? 好事啊所长,求之不得呢! \"\"我给你的录像看了? \"荣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说:\"还沒有啊所长,沒空啊。 \"何杰笑了笑说:\"现在就去看,不要拖,看完之后白天过来找我,是命令。 \"这下荣磊立刻标准站姿,喊了个\"是\",随后笑道\"见笑了啊所长,当兵那会的职业病,我回去了啊。 \"<br>医疗室内,胡胖子正喝着泡面看着h片,突然听见有推车的声音,胖子马上切成了动物世界,原来是张洁推着推车进来了,张洁把推车推到手术台旁边说:\"胖子,韩姐就交给你了,別对韩姐动手动脚啊! 我先走了啊,困死了。 \"胖子连忙答应,待张洁走后叹息道\"得了,今天又要通宵了,正好试试夏姐留下来的葯吧。 \"胖子方向泡面,查看了一下韩冬,用手摸了摸韩冬的阴道口,湛起了一手混杂血液的液体。 发现连肛门都撕裂了,内心骂到\"加班就完了,这下连福利也沒有了,那就用他的嘴巴吧\"随后把韩冬的头移动到推车边缘自然垂下,脱下裤子把阳具插了进去。<br>胡胖子插了一会觉得晕死过去的嘴巴也不动的沒啥感觉,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阳具被一根舌头包裹了起来,非常舒适,原来韩冬醒了。 他连忙拔出鸡巴,笑嘻嘻的说:\"不好意思啊,沒忍住,我这就给你手术! \"韩冬却有气无力的说:\"沒事,本来就应该犒劳一下你的,身体都这样了不差这一点了,你看我身上的这些物件,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吧,只是下体被撕开了,阴道里面还有个刺猬球,要不然你可以查阴道的。 \"看着如此凄美的韩冬,胖子非常高兴,又把鸡巴插到了韩冬嘴裏,不过这次有韩冬灵巧柔软的舌头不断按摩阳具,快感不是刚刚所能比拟的。 胡胖子一边享受着下体酥软的舌头,一边把双手伸向还插在乳房上的钩子,随着身体的抽插,双手也用力的拉扯乳房上的铁钩,韩冬的双乳就在铁钩的拉扯下不断的改变着形状,伤口也在反覆的撕裂中不断留出血迹。 但是再怎么疼,韩冬也沒有放松嘴中的吞咽,还伴随着疼痛更灵活的缠绕、挤压胡胖子的阳具,这让胡胖子彷彿升入天堂,极乐无穷。 胖子拉扯铁钩的手越来越用力,甚至还扭转改变方向,把双乳拧成两个不规则竹笋状,\"如果沒有这么多的钢针,肯定很漂亮\"胡胖子想道。 终于,伴随着胖子的射精,双手也用力将双乳撕裂,胖子仰头长舒一口气,一看韩冬又昏死了过去。 换上手术服就开始手术了。<br>节<br>荣磊回到宿舍,打开抽屉,拿起了所长的加密u盘,插入电脑,原来是一个不同视角的一段影片录影,再一看时间,发现是快一年前的视频了。 荣磊打开第一个视频,是在一间看起来非常恐怖灰暗的刑讯室,周围的刑具很多都沒见过,而且比刑讯室的刑具看起来还要可怕。 视频中率先出现了一个大约175的长腿美女,胸部呈完美挺立的木瓜型,而且还沒有给人破坏美感的大胸感觉,尺寸非常合适。 \"这不是号称冰美人的韩冬吗! \"荣磊惊讶道,随后出场的是所长,然后是忙前忙后所长的助手—杨烨。 正当杨烨要把韩冬捆绑起来的时候,\"咚咚咚\"听见了敲门声,荣磊赶紧把视频关掉,把u盘收回到抽屉里。 开门一看,是陈亚楠,「陈队长? 你怎么回来了,给jack马的保镖任务完成了? \"荣磊惊讶的说。 陈亚楠明显是一路小跑过来的,有点唿喘:\"交接完成了,已经与jack马的私人保镖团队完成交接了,我这不完成任务要给你汇报一下吗,荣! 磊! 指! 挥! 官! 不欢迎我啊? \"荣磊迷惑的摸了摸脑袋\"发个任务简报不就行了,孟小芸还有白奕都回来了吗? \"\"你让不让我进们啊,有沒有点礼貌,我这一路小跑过来的让我歇会好吗老大? \"亚楠故作生气的说。 荣磊也沒办法,让她进来,给他倒了杯水喝\"你慢点喝,说吧,什么情况? \"<br>亚楠放下水杯,缓了一缓后说道\"护送jack马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沒有发生任何意外,小芸沒回来出去找男人野去了,白奕已经带着我们仨的装备送到设备科了,我在你宿舍里,汇报完毕。 \"\"小芸那丫头还是不让人省心,最近本市可不太平,让坏人抓走了怎么办,她又沒你这么能打,心太大了。 \"荣磊生气的说\"我说她啦,但是她说反正任务都完成了,也该给自己放放假了吧,她还说虽然沒我厉害但是两三个毛贼也不是她对手,我还怎么说。 \"荣磊也无法反驳了,静静的做在沙发上生闷气。<br>亚楠看他有些生气,坐到了他身边,妩媚着靠近荣磊,拿着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上。 这把荣磊吓了一跳,刚刚在想小芸的事沒注意亚楠的行为\"陈,陈,陈队长,你想幹什么。 \"亚楠笑着说:\"感觉舒服吗阿磊,我觉得咱们作战部队是不是也得休息一下放个假啊~\"荣磊还是沒从惊吓中反应过来,手掌还不自主的捏了两下\"舒,舒服,啊舒什么服,我命令你离我远点,回你自己房间去! \" \"现在你不是指挥官,我不是队长,你不是我上级,你是叫荣磊的男人,我是叫陈亚楠的女人~\"亚楠知道荣磊虽然在法国外籍军团当过特种兵,作战也雷厉风行干脆利落,每次任务只要是他指挥都跟如有神助一般,但亚楠还知道,这傢伙沒多少性经验,只是个带兵的老兵油子,今天必须好好的教教他,她自己也憋坏了。<br>节<br>荣磊衣服已经全被扒下来了,亚楠也脱干净了,不是荣磊反抗不过,只是他也想体验一下性生活到底什么感觉。 荣磊一直手握住亚楠的胸,一只手从背部抱住她,亚楠把他的阳具送入阴道,荣磊也知趣的前后抽插了起来。 荣磊身材不想美国大兵一样有大块头,但他属于那种比例均匀的健美形身材,亚楠也抱住荣磊,伴随着荣磊阳具的抽动发出阵阵娇喘,荣磊嘴巴也沒閑着,再次亲上若云,咬住她的舌头,好好的品尝着丝滑的\"美食\",同时左手用力把玩亚楠的右乳,不断拉扯、抓握,引起亚楠阵阵娇喘。 就这样他俩互相纠缠了一个小时,在亚楠这里交出了公粮,又在浴室洗了个鸳鸯浴,坐在卧室床上休息。 \"阳具不小啊,你这个直男水准也不差,我很喜欢,不知道刑讯方面的手法怎么样? \"亚楠一边擦着头髮一边说。 \"別提了,下午还被张洁和韩冬嘲笑了,让我跟天宇学几招。 \"亚楠一听,呵呵的笑了\"我来教你啊,我给你当教具,不管你用什么残忍的手段我都愿意。 \"荣磊有些感动的说:\"我的水准怕是永远赶不上所长...\"他突然想起所长给他的\"任务\"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电脑插上u盘观看了起来。<br>亚楠很不解,从床上下来坐到荣磊旁边,所长能下这么奇怪的任务? \"这是所长私人的刑讯录像吧,看摆设是。 \"荣磊侧头问\"你去过那吗? \"亚楠摇摇头说:\"我也仅仅是去过,帮教具队长韩冬送过东西,那是所长自己私人的刑讯室,比咱们用的更高级,更残忍,挺吓人的。 \"荣磊点点头说:\"所长今天让我把录像看完后白天去找他,说是命令。 \"亚楠心想能拿到所长的加密u盘,还让荣磊加班看所长私有的刑讯录像,真是够照顾他的。 因为所长的刑讯录像很稀有,亚楠很好奇,她拿起滑鼠往后拖到中间后半段,停下的画面着实让他俩吓了一跳:之间韩冬下体被插进了什么东西,以一字马的形态倒挂了起来,双乳还被套上了刑具,看样子起内部已经把乳房完全穿透,还有很多钢针露在外面,双乳下面还吊了几个哑铃片,双臂被几根铁杵横向贯穿,大腿也是,下面也吊着很多重物。 除了插在阴道内的东西连着房顶下来的铁链,再也沒有看见有什么能吊起韩冬的东西,看样子是只有下体承受了全身以及重物的重量。<br>荣磊看到这下体也产生了反应而高高的挺起,亚楠摸了一下下体竟然也留出了淫水,而且亚楠的脸以及红红的了,感觉自己口干舌燥,心想\"什么时候我也想被虐成这样,我这受虐狂可真沒救了\"。 正当他们看到录像中,所长拿着一个内部为锋利刀片的改造铁钩扎向韩冬的肚脐时,他们手上通讯手环发出嗡嗡警报声并闪着红光。 这个手环是由HW电子錶改装的,出外勤的作战队员都会佩戴用来定位和检测生命体征,当队员生命体征出现异常时,就会给其他手环已经斯特拉发送警报和定位,以便进行救援。 他俩赶紧电击手环查看警报,异口同声的说「小芸出事了! \" 。 何杰看着这张非常简约的名片,白色质地的硬制塑胶,正面仅有大写的蓝色英文\"ASTLA\",何杰喃喃道\"这,是阿斯特拉吗...\"背面是也仅是一个址网,连个电话也沒有。 晚上回去后,何杰登录了这个网址,要求输入自己的名字才可以浏览,hejie,空格,回车。 原来网站上是这家研究所成立以来所有的经营活动,有在山区救助贫困村民,有在警方现场医疗人员,也也在着名医学论坛上发布研究成功...... 令何杰感兴趣的是竟然还有与国方方国的「国方」在已一起做研究的盗摄视频,「能跟国国关系」有联系,还盗摄放在网上不怕被查水錶吗。 \"节张昊是斯特拉的副所长,是由何杰两年前通过一些手段从监狱中捞出来的年轻人,他为了给患绝症的家人治病大学辍学在机床厂当技术<br>员。 因为报復企图玷污自己姐姐张晓茹的强姦犯将他失手打死而锒铛入狱。 何杰给了他一个加入斯特拉的机会,条件是承诺给予他家人治疗绝症的机会。 其实他的副所长只是个空衔,除了制作刑具和安保器材其他什么都不幹。 让张昊加入可能其实只是何杰自己的奇怪癖好吧,这点沒人知道。<br>在公司基地内的刑具研发室,张昊敲打着一个朝上的u型的装置,内部全是长长的钢针,\"把它分成活动的三部分会不会好一点? 底部再加上一点其他的东西,以后再改吧,这个先试试再说。 \"随后拧好最后一个钢针,拿起了另一个类似抓娃娃机抓钩一样的刑具鼓捣了起来。<br>若不是研发室门口一个小牌子写着\"刑具研发室\",只看内部的摆设,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这也是一个刑讯室,因为周围胡乱堆砌着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刑具,很多刑具连刑讯室都沒有,比如奇怪的三角木马、有类似中世纪特色的铁处女、不可名状的刑椅等。 大部分新发明的刑具经过测试会成为刑讯室正式的刑具,惊叹于张昊的想像力和动手能力,大家给张昊起了个\"发明家\"的外号,但张昊确很反感这个称号。 张昊是除了何杰以及他的助手杨烨外最能接触到所长私人刑讯室的人,张昊的刑具虽然也有一些会被所长发掘拿走,但有幸仔细观摩过那间神秘房间他发现,何杰才是真正的\"发明家\"。 所以每当有人喊他外号的时候都会摇摇头,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称号。<br>\"还忙呢? 又发明什么好玩的玩具了啊,我们的大发明家~\"张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张昊旁边笑道。 \"怎么又叫我发明家了啊,好玩的有的是,怎么你想试试啊? \"张洁沒搭话,在研发室转了一圈\"比我上次来比多了不少东西啊,还有你这怎么这么乱,一点不整洁\"随后张洁就动手搬弄整理了起来。 张昊也沒管她,一边操作着手中的钩爪一边问道「挺晚的了,不回去休息吗? \"张洁放下一个装满小物件的箱子说:\"刚刚把韩姐推到医疗室交给胡胖子了,荣磊和天宇哥幹的。 \"\"指挥官也参与了? \"张昊停下手中的活回头问道\"我还以为他这个直男对这个沒兴趣呢,可算上道了。 \"张洁摆了摆头:\"谁知道呢,磊哥说狠手都是天宇下的,韩冬姐都晕死过去了,可能是不在状态吧,如果是我......\"张昊放下刑具,笑着走向张洁问道:\"我看啊,你绝对是皮痒痒了,今天晚上就待在这吧,我也不回去了,满足一下你。 \"说着,张昊伸手摸向张洁胸部,隔着衣服揉着一只乳房,另一只手掀开短裙,伸到内裤里。 \"呦呵,下体都湿润了,別憋着了试试咱们的新玩具吧,等等,沒戴胸罩啊\"张昊找到已经挺立的乳头,连着衣服拧了几下。<br>张洁感到有点疼痛,发出两声\"哦\"的声音,半推搡的说\"我才不想玩呢,戴着难受就摘了\"沒人注意到的是张洁竟添了两下嘴唇。 \"到了阎王殿可就由不得你了,本王宣佈今天你要实验一下新刑具! \"张昊说着,就脱掉了张洁的上衣,并拉着她的乳头走到了一根柱子旁。 \"不要啊,胡胖子肯定忙不过来的,你要下手重了我可就危险了啊\"张洁扭捏的回答道。 张昊:「不会的,我下手会轻一点的,胡胖子能行的,再说你不一直想体验体验虐杀大刑吗? \"刚进行手术的胖子正拔出插在韩冬乳房上钢针,突然打了个喷嚏差点把钢针从胸部捅到胸腔内\"阿嚏! 谁又骂我了。 \"<br>张昊把她的手绑在身后的柱子上,又脱下她的裙子和内裤,把那只还沾有少女淫液的内裤揉成一团塞到张洁的嘴裏,再用一个塞扣球堵住内裤,带子在脑后繫紧。 现在张洁就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机会,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任人宰割。 张昊手拿几根铁针,脱下裤子,把阳具插到她已经湿润的阴道里,连润滑都不需要,阳具挤开张洁阴道里的层层横嵴向上延伸,紧致的小穴加上阴道内互相挤压的柔软小肉丘不断按摩这张昊的阳具,使他很是受用。 \"放心吧,这次就实验两个刑具,用不着担心\"张昊拿着手里的细长钢针说。 听到这,韩雪其实是有些失望的,她想被狠狠折磨摧残:乳房被割掉,下体完全摧毁成为一个烂洞,四肢和躯体被横七竖八的割开并插满钢针、铁杵、刀子、铁钩,烙铁胡乱的在身上按,甚至把双乳烙穿、烙沒,肚子最好也......<br>虽然感到一些沮丧,但为了不打击张昊的兴趣,还是带微信对他点了点头。 张昊拿着一根钢针,对准张洁稚嫩挺立的右乳头扎去。 也许是因为受到下体快感的刺激,或者是凉风的吹抚,娇小粉嫩的乳头屹然挺立。 张昊沒有一下子扎进去,而是对准乳头中心一点一点的碾着钢针缓慢的刺进去。 下体也因为受到胸部敏感部位的刺激更用力的夹紧阳具,张昊甚是受用,大概扎到乳房中心后停了下来,乳头外部还留着了一截闪闪的钢针。 张昊终于在扎完右乳后在张洁体内发洩了出来,张洁也发出一阵娇喘只是因为被内裤堵住了嘴巴变成了呜呜声。 发洩完的张昊退出阳具,走到一边收拾好自己的下体,又顺手拿来一块木头塞到了张洁背部与柱子之间,这样她就被迫向前挺胸突出胸部。<br>张昊用一根钢针从右乳下侧中间向上穿透,不一会在乳房上侧就出现了一个小突起,再一使劲,钢针终于突破乳肉从上面探出头来。 还沒带张洁消化掉这股疼痛,她又感觉到右乳外侧有尖锐的东西在刺向内部,一阵疼痛之后才发现张昊横向扎穿了自己的奶子,两根钢针在奶子内部形成一个十字形。 随后又是两次斜向穿透,张昊吧4根钢针程米字状交错在乳房内部。 以同样的操作完成左乳的穿透后,他用钳子截掉了乳头处多馀的钢针,然后双手抓在张洁两个奶子上不断蹂躏。 自己的性器官收到如此刺激引得她连连叫唤,下体也流出更多淫液带着精液流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终于,伴随着胖子的射精,双手也用力将双乳撕裂,胖子仰头长舒一口气,一看韩冬又昏死了过去。 换上手术服就开始手术了。节<br>他解开张洁的双手,拿出了两个\"娃娃机钩爪\",4根呈倾斜L形的钩子头对头对在一起,且4个L形的底部在一个平面上,末端还有一根锋利的倒刺,看的张洁不寒而<br>慄。 她设想如果被这个东西抓一下,奶子内部肯定会被抓烂的。 他把张洁的双手背到背后小臂重合,然后用绑带绑紧,这样张洁的奶子就会先前挺去。 随后张昊把抓钩张开,连上电源但沒通电,通电后抓钩瞬间收紧\"铛\"的一声撞在一起,把站在一旁的张洁吓了一跳,并且止不住的发抖,但通过她摩挲的大腿可以知道她除了恐惧,多少还有一些期待。<br>张昊试了两只钩爪之后确定沒有问题了,就把抓钩张开,一只手拿着钩爪,将中间顶部顶到左乳头上,另一只手放在电源开关上。 张洁瑟瑟发抖的挺着胸部,心脏砰砰砰的仿彿要跳出来,等待着毁灭降临在奶子上。 只听沈闷的\"铛\"的一声,钩尖带着倒刺势不可挡的在刺入乳房,在乳房深处碰撞在一起。 张洁乳房遭到了暴力的穿刺,下意识的向后躲闪,幸好张昊拿的准,把乳房拽的长长的,再次加剧了胸部的疼痛。 他拧下一个机关,这样钩爪就会被锁死,即使用再大的力也无法张开钩爪了。 随后用同样的方法穿刺了右乳房,再用两个从房顶垂下的链子连在钩爪上,开动碾盘使之慢慢上升。 张洁本身个子比较娇小身高只有162,随着链子逐渐上升,钩爪勾着奶子也在逐渐上升,她只能慢慢踮起双脚以减轻乳房的撕扯。 但是张昊沒有理会她的痛苦,碾盘继续上升,最后连张洁的脚趾也不够用并且离开了地面。 两只嫩乳已经被拉到了脖子的高度,张洁头用力向后仰去,两条如凝脂般顺滑的美腿也向后挺去,彷彿可以减轻胸部毁灭般的痛苦。 漂亮的脚丫用力的蜷起来,以表达无处发洩的疼痛。<br>张昊欣赏了一下这受难的美丽的女体,用两边拉出来的绳子把她的双腿分开,形成一个w形,小穴就大大的朝下敞开了。 他搬来刚刚的那个u形针板放在了张洁会阴正下方,好像只要张洁从上面掉下来,下体阴道、肛门、阴阜甚至屁股都会被这些四五釐米长的钢针胡乱的扎透。 但张昊寻思了一下搬走了u形板,换来了另一个铜制刑具。 这个刑具下方是一个炉子,炉子上是一根垂直向上的足有8釐米的粗大阳具,连在一块凸起固定在炉子上。 炉子上部整个是一个铜制整体,用来传导炉子的热量。 张昊生起炉子后,降低了一些张洁的高度,调整炉子的位置,使铜阳具对准张洁的阴道口。 她又拿起一个类似漏斗的东西,漏斗窄段非常短并且还有4个小孔,把她插进张洁娇小稚嫩的阴道内,用4根钉子通过那4个小孔扎进阴道壁内。 就这样,漏斗就被固定到了阴道口上,对准下面的铜制阳具。<br>\"今天就试这么点新玩具,怎么样,做这些东西很费劲的! 千万別乱动哦,不想下体被烙煳就好好的呆着。 \"张昊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说。 此时张洁已经不敢做出任何动作了,生怕因为晃动撕裂双乳而掉落下来,只能皱紧眉头默默的忍受。 \"我本想再改进一下的,比如铜棍顶端和底座加上钢针,或者铜棒上加一把小刀用来割开阴道,再或者加长高度......\"突然,张昊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刘天宇打来的\"喂,政委,有什么事啊,什么? 小芸失踪了! 出事了! 好我马上跟你们匯合! \"张昊挂上电话就准备离开,忘了在这还挂这个人,快出门才想起来回头说道:\"小芸恐怕遭遇不测了,放心吧炉子里的碳我沒放多少,就算掉下来也烙不死你,我一 会给胡胖子发消息让他明天早上派个人找你,我得赶紧走了啊\"说完抄起一根棍子就跑了出去,完全沒在意\"呜呜呜\"仿彿在喊\"快回来放我下来啊\"的张洁。<br>随着乳房开始出现下坠的趋势,下体也因为热量的烘烤而冒出汗水滴在下方铜具发出\"呲,呲\"的声音,张洁努力的低头想看看铜棒现在怎么样了,沒想到铜棒都烧成暗红色了,而且炉子内的火丝毫沒有减弱。 她甚至后悔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挣扎使双乳撕裂呢,随后扬头怒駡道「张昊你个狗杂碎! \"其实也只是\"呜呜呜\"的声音罢了。 感觉正在一点一点撕裂的双乳,张洁呜呜的哭了起来。 此时本市某地,浑身遍体鳞伤的小芸双手被吊在一个废旧工厂内,下体不断留着血顺着大腿滑落。 一个看起来就穷凶极恶脸上有个刀疤的人,看着小芸沒有了多少反映,拿着刀在她面前晃了晃,抵在了小芸丰满但伤痕纍纍的右乳上,小芸有气无力的喊着:\"不要,不要,求求你放了我\"但歹徒沒有理会,反而还丧心病狂的笑了起来,伴随着刀疤男狰狞的笑脸,用刀慢慢的刺入了小芸的右乳......<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