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柔柔堂姐非常的能幹,比我大七岁,今年才不过二十四就已担起管理<br>三叔公司的要职,成为商场上的女强人。她不止脑袋了得,人长得更是纯<br>美动人,真可说是天生尤物啊﹗<br>    堂姐一身雪白的肌肤、并留着一头乌黑光亮且长及腰部的秀髮。她那<br>丰满坚挺的乳房、细腰肥臀再加上修长的双腿相信沒有男人看了会不血脉<br>贲张的。更重要的是,她那宛如天使般纯真温柔的容貌,令许多的妙龄女<br>郎都为之妒忌。<br>    柔柔堂姐也一直是我心中最爱慕的人。记得汉高祖刘邦在不得志时曾<br>说:「娶妻当娶阴丽华;为官当作执金郚。」我虽不像刘邦那么的伟大,<br>但我也希望「娶妻能娶我柔柔;我俩今生共白头。」<br>    因为我实在无法想像柔柔堂姐躺在別的男人怀中的景象,如果真有这<br>一天我宁去死也不要痛苦的活在世间。只可惜,我知道我对堂姐的爱是不<br>被世俗允许的,因此我满腔炽烈的爱意一直都深藏在我心底。在暑假的第<br>二个星期,三叔便拉我到他家里居住几天,硬要我陪他下围棋。能有机会<br>接近堂姐,我当然也不会拒绝啦﹗<br>    每天看到令我忆苦思甜的堂姐,加上那酷热的天气,更加令我的慾火<br>难以控制,每晚我都故意等到柔柔堂姐洗完澡后才进浴室沐浴,目的当然<br>是为能够拿着柔柔的蕾丝内裤自慰。<br>    或许是堂姐对白色情有独锺吧,她所有的胸罩和内裤都是由白色丝质<br>或是薄纱制成的,而且样式都极为性感。当我拿着柔柔堂姐刚脱下且还留<br>着体味的内裤靠近我的脸时,一股淡淡的幽香便向我的鼻子飘了过来。<br>    哦!这正是柔柔残留的体味,一想到这就使我更加的兴奋,接着我便<br>将堂姐那柔软的内裤包住我早已朝天翘起的小弟弟开始自慰。<br>    恍惚中感觉就好像我的小弟弟插入堂姐那微微湿润的粉红色小穴中一<br>般,让我达到了莫名的高潮。虽然明知道这样做对堂姐是一种亵渎,但我<br>实在是沒有其它的方法来发洩我对她满腔的爱意。<br>    今天是星期六,由于三叔﹑叔母和柔柔堂姐得去参加一个商家的晚宴<br>会,所以为我准备好晚餐后就急急忙忙的出门了,就只剩我一个人孤独的<br>守在家里。但我却万万想不到今晚正是我人生的转捩点…<br>    当钟声响完十响后,我关起无聊的电视节目,正准备回房去打一轮手<br>枪然后睡觉。就在这个时后,堂姐竟然一个人提早搭计程车,踏着蹒跚的<br>步伐回到家中。<br>    原来她突然感到不舒服,就先回来休息。看着堂姐这憔脆的样子,我<br>的心有如刀割针刺。我赶紧放为她好洗澡水让她沐浴。堂姐洗好后披了一<br>件白色的浴袍就出来了。此时,她脸色虽然比刚才好得多了,但还带有着<br>些许的倦容。<br>    「阿姐啊,让我帮妳按摩一下,消除疲劳好吗」我心疼的对她说。<br>柔柔堂姐思索了数秒后就立即笑着答应了。于是,我便要堂姐趴在厅里的<br>那张大沙发上,然后我跨坐在她的屁股上,开始为她揉摩。<br>    当我接触到堂姐那丰满且甚具弹性肥臀时,小弟弟当场翘的半天高,<br>我暗自克制心中的慾火为堂姐按摩。从她嘴唇中发出来的「嗯嗯」舒畅柔<br>声,我知道我的按摩术对她起了一定的效用。这都得感激老妈平时催促我<br>为她按摩消除疲劳的成果。<br>    当我按摩到柔柔堂姐的臀部时,我再也忍不住的试着去松懈堂姐的浴<br>袍。为了怕她起疑,我边脱边说:「阿姐,把衣服松掉按摩会比较舒适有<br>效,我平时都是这样为我老妈按摩的…」<br>    堂姐居然毫不起疑的扭动身体好让我脱得方便些,当浴袍松脱去后,<br>只见她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白色的内裤,她完美无瑕的胴体也就展现在我的<br>眼前。我强忍着慾火继续的替堂姐按摩了一会儿后就说:「阿姐啊﹗该按<br>摩前面了…」<br>    柔柔听了我这句话,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但还是配合的转过身来<br>让我按摩。或许是害羞吧只见她把眼睛闭起来,不正视着我。而当我看<br>到柔柔堂姐正面的裸体时,只觉得热血直沖上后脑,激荡得脑中一片晕眩。<br>    啊!这真是天地间最美的身体了,雪白高耸的乳房、樱红色的乳晕、<br>小巧的乳头以及光滑平坦的小腹,相信此时就算是维娜斯女神现身和柔柔<br>相比,也会黯然失色啊﹗<br>    我再次跨坐在堂姐的身上,这次小弟弟正好对着她的嫩穴,虽然隔着<br>一条丝质内裤,但我似乎感到堂姐的小穴有着一种奇异的吸力让我的小弟<br>弟不住的抖动,而堂姐也好像察觉我的异状,脸上红热了起来,但她并沒<br>有任何的责备表示或行动。<br>    我于是更大着胆子,用双手按在堂姐那丰满雪白的乳房上抚揉,并用<br>拇指和食指揉捻她的乳头。堂姐好像按耐不了这样的刺激,身体像水蛇般<br>的开始扭动起来,腰部更是不断的上下挺摆。她那隆起的嫩穴也因而不停<br>磨擦起我的小弟弟,终于我再也忍不住心中强烈的慾念,趴下身朝堂姐的<br>乳房吸去。<br>    我一会儿用牙齿轻咬着那早已充血胀大的乳头、一会儿又用舌尖沿着<br>那淡红的乳晕画圈圈。突然堂姐放声的啍了一声,这一轻轻的浪叫带给了<br>我莫大的鼓励,我开始往她身体的其它部位吻去…<br>    经过一番的唇舌并用,柔柔堂姐的脖子、双乳、小腹都残留着我的吻<br>痕和口水。最后,终于舔滑到了她下边那一片嫩草地带,也是我心中最嚮<br>往的圣地。<br>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堂姐的内裤早已溼透了,黑黑微稀的阴毛正印贴在<br>那薄薄的小内裤上。当我脱去柔柔那被淫水给弄溼的内裤时,我终于看到<br>了我企盼十多年﹑令我魂牵梦萦的粉红色阴户。它有如羊脂般的光滑白晰<br>,大阴唇上面并沒有想像中乌黑茂盛的阴毛,我虽感到奇怪但并不以为意。<br>    我开始用手指拨开大阴唇,然后朝那润嫩膨起的阴肉粒吻去。我一边<br>吻着、吸着那两片阴唇,一边用舌头挑逗着阴蒂,终于柔柔堂姐忍不住大<br>声浪叫了起来:<br>    「哦…哦…哦…我的好阿庆、亲亲好弟弟,你弄得阿姐爽死了。我…<br>我快…快不行了…哦哦…我…我要你的大肉棒…嗯…嗯…嗯…我要洩了…<br>哦…哦哦…哦……」<br>    堂姐的浪穴裏流出一阵又一阵大量的淫水,而我就好像渴了数十天沒<br>喝半滴水一般地,当它是琼浆玉液似的疯狂喝下,接着失了理智地把我那<br>早已等待多时的赤红大肉棒直插进堂姐的美穴裏去。<br>    柔柔堂姐的小穴有如处女一样紧密,难不成她还未经人道﹖此时我也<br>管不了那么多,只勇勐往前插入,只觉得一团温热溼润的嫩肉将我的肉棒<br>给紧紧的包含住。<br>    当我的屁股开始前后挺动时,堂姐也热情的扭动她的蛇腰来迎合我的<br>抽插。我越插越用劲﹑越钻越深入,不停的勐攻柔柔堂姐的阴道。就这样<br>抽送了十数分钟,突然堂姐的小穴剧烈的收缩蠕动,给我一种难以形容的<br>超快感,我嵴椎一麻,终于射出浓浓的精液,达到了高潮﹗<br>    而堂姐因为小穴受到我精液热腾腾的沖激,也浪叫了起来:「啊…啊<br>啊啊…爽…爽死我了…哦…哦…哦…」<br>    我俩竟然同时达到高潮。我继续把肉棒留在堂姐温暖溼润的小穴中,<br>让它在里边享受着﹑慢慢地软化。堂姐此时把我抱得紧紧的,我则爱抚着<br>她身背的每一吋肌肤,由其是那圆滑嫩润的屁股,手指还不时的钻入那紧<br>缩的屁眼儿。<br>    我们的嘴唇,就好像我俩的下体那般一样的密合,不停互相吸吮对方<br>的口水,舌头更在彼此的口中灵巧的扰动、探索着。在那一刻漫长的热吻<br>后,我鼓起最大的勇气,凝视地对着堂姐说:<br>    「柔柔,妳可否知道我暗恋妳好久了﹖妳可知道我是多么希望能喊妳<br>为心爱的柔柔,而不是阿姐﹗<br>    在我心目中,妳一直是我最爱的女人。我爱妳甚至胜过自己的生命,<br>嫁给我好吗我真的无法想像沒有妳的日子…」<br>    堂姐听了我的告白之后,幽幽的嘆了口气说:<br>    「阿庆,你知道吗我们是不可能接合的,这是乱沦之恋啊﹗如果被<br>你我的父母知道,別说做亲家,就算是亲戚也无法在做下去,忘了它吧﹗<br>就让我们做一对地下情人,如你有需要,可随时来找我的,我…我会让你<br>高兴的﹗」<br>    听柔柔的这番话,我的心剎那之间如坠冰窟,同时又对她所说的地下<br>情人话感到莫名的兴奋。<br>    堂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温柔的对我笑着说:<br>    「小傻瓜,就算是嫁了人,你也是可以继续找我的,直到你对外厌倦<br>为止。我也是很爱你的,要不然刚才怎么会奉献自己的身体,陪你做爱呢﹗」<br>    听到这番话,我激动的无法自制,眼泪也不听话的流了出来,我狂乱<br>的吻向堂姐以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堂姐也热情的回应我的吻。<br>    在这一刻中,我俩多年来的苦等终于有了确切的答案。这时我忍不住<br>心中的好奇问说:「柔柔,为什么妳的阴部那裏沒有阴毛是不是剃掉了<br>」<br>    堂姐听到我的问题羞红了脸说:「我是白虎啦﹗天生那裏就不长阴毛<br>的啊﹗」我这下才恍然大悟,不过我一点都不介意,因为能够和柔柔在一<br>起幹爱,就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br>    这时,突然听到屋外有车响声,是三叔和叔母回来了。啊﹗不知不觉<br>竟然已十二点多了。于是,我俩就立刻的涌进各自的房里,生怕被三叔和<br>叔母察觉到什么。<br>    可能是经过刚才那一番激战,又有点受惊,沒过多久便拥枕而眠…<br>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时,惊诧发觉柔柔竟不知何时进入我的房里,<br>已睡在我的怀裏。她那怀春少女般的睡姿立刻又点燃我的慾火,小弟弟马<br>上翘了起来。但是我却不敢有任何的行动,生怕外面的叔叔和叔母发觉。<br>    谁知道我还未有进一步的行动,柔柔已经醒了来,并一边开始脱掉彼<br>此的衣服,爬到我身上挺动腰身,开始和我做爱﹑一边笑着说﹕「安啦﹗<br>我爸妈一早就出们了,不到中午是不会回来的﹗来嘛…让我们继续昨晚的<br>欢乐…」<br>    柔柔话还沒说完,就已用手引导我膨胀起的硬挺肉棒,滑入她自己那<br>已湿得阴水流滴在我身上的阴唇内。我的老二休息了整晚,一勃起就把柔<br>柔给「塞」得满满的,而柔柔是那么的善解人意,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于<br>是晨间的「床上运动」就这样展开了…<br>    再次经过了三轮勇勐战役之后,我们才依依不捨的离开睡床,到浴室<br>去清洗一番。但我俩还是在里头又兴沖沖的幹了一场,都怪柔柔不停的为<br>我洗擦我的小弟,然它又兴奋的冲动起来。这次是我首次攻入柔柔的屁眼<br>儿里﹗<br>    过后,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跑来,如新婚夫妻那样,全裸的在客厅<br>的沙发或是厨房的流理台上幹事,甚至连餐厅的餐桌和浴室的浴缸都是我<br>俩做爱的好地方。<br>    就这样,我们过着甜蜜的地下情人生活﹗<br>    这就是柔柔在我十八岁的生日到来之前﹐送我的特別提前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