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在高中时期的我,虽然连一次性经验也沒有…但a片倒是看过不少… <br>总是在凌晨四点多,趁着家人熟睡之际,身体就不由得的自动爬起来, <br>走到客厅~打开电视~转到锁码频道…奇怪的是..不管睡前做了多激烈的运动.. <br>(那怕是跑完5000公里)精神就像刚喝完一打鸡精般抖擞,而且不管天气再冷.. <br>温暖的被窝也抵挡不住a片对我的冲击…哈哈 <br>现在想想,当时如果能把这种精神转到学业上…我早就是建中的榜首了..唉 <br>虽然每晚酱子偷偷摸摸的看...还自以为家人都不知道,其实他们早就知道了… <br>可能是想当时我正值青春期,对性开始产生好奇吧..所以不想把我揭穿噜… <br>不过,唯一例外的是可恶的老姐…(当时她就读北x女中)… <br>总是在我进行夜间秘密行动时,有意无意的就从她房间走出来喝水… <br>幸好她有张良计,我也有我的过墙梯…我已经训练到转台~收老二~可以同步进行 <br>所以还是沒被她抓包过…呃,只有一次啦…之后会提到噜~~ <br>在学校上课最得意的壮举,就是全班女生的内裤我都看过…在某堂课(不好意思讲) <br>会安排男女生面对面的坐,而且当时规定女生一定要穿裙子..嘿嘿..所以喽 <br>说也奇怪,女生她们真的都蠢蠢的…还是她们也故意让我们这群小色鬼打饱眼福 <br>总是”不小心”会张开脚…然后..我们就得用吃奶的力量压住小老弟…以防它出头天 <br>因为夏天的制服裤子很短,老二过长的,有可能会从裤管缝探出头来…哈哈…总而言之 <br>高中的三年是相当快乐的,根本沒有什么压力~那些为了联考而跳楼的.. <br>如果在我们班待上一个学期,应该就不会这么想不开喽…嘻嘻~~ <br>高中时,最流行的莫过于灌篮高手了…每个人都深深的中了毒,在短短的下课十分钟.. <br>球场挤满了人,十分钟后,又恢復平静…在上课时间,脑中迴盪的..也是比赛战术阿.. <br>或者是刚刚的比赛中有那儿可以改进的,上课实在迫于无奈 <br>幸好老师都是刚从师大毕业的…而且都清一色是女的…刚好又都长的不赖… <br>我上辈子不知道幹了什么好事…老师正倒也罢了,班上女生更是…这样说好了.. <br>在班上普通等级的,在外班绝对是班花…因此在下课时, <br>班上总是有一大群外班的”野孩子”…站在门口品头论足..哈哈..真悲哀呀… <br>班导为了让男女生相处的更融洽,所以採取”莲花座”的方式…哈..我的左邻右捨都是女生 <br>仿佛置身花园ㄋ…只有一个爽字了得…透过袖口,可以观望她们胸罩的肩带… <br>一到夏天,只要一个流汗…女生有穿制服跟沒穿一样~~喔…真是天堂 <br>好噜…第一话就先到这儿好了…废话太多也沒什么意思~~ <br>第二话 老姐泛黄的棉质内裤 <br>先形容一下我老姐吧,她当时高一…长的还算可以啦, <br>可能是同在一个屋檐下那么多年,看习惯了.. <br>有人说他长得像林嘉欣..哈~哪有…她还轮不到勒..不过是越来越多人酱子说.. <br>寡不敌众…我也只好承认噜..身材嘛..我到沒有跟她讨论过…可能只有b罩杯吧.. <br>不过她蛮瘦的,所以整个看起来还ok啦…内裤好像全部都是白的..胸罩好像也是.. <br>反正我们都是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让老妈洗..所以喽…別人一心想得到的圣品.. <br>在我眼中不过是一件丢在洗衣篮里的内裤及胸罩,而且还跟我的臭内裤躺在一起..ok,先介绍到此.. <br>我总是会在天刚破晓时,独自一人到公园练球…在某个炎热的夏天,我依然在上课前跑去打球.. <br>可能是当天晚上射太多枪了吧…打一下下就累的不行回家噜,而且也懒得沖凉.. <br>到家后就直接倒在沙发唿唿大睡了起来…老姐的当天要穿的绿色制服刚好就摆在沙发上 <br>所以喽..就被我当成被单压在下面…睡梦中..还是在球场上快意奔驰着… <br>直到我被莫名的叫声给惊醒,原来是老姐的叫声..我不高兴的说: 「幹痲叫那么大声啦…吵死了…」 <br>她狠狠的敲了一下我的头,说:「你夹到我的制服啦…」 <br>咦??”夹”…不懂…啊…奇怪…制服怎么在我的胯下…而且刚好老二外露..龟头正好停在领口上 <br>(不过我是面对沙发背,所以她沒看到)…伴着精液的腥味,以及尿味及刚打完球的汗味 <br>使得制服上有相当淫秽的味道,她很用力的从我胯下将制服扯了出来,并顺手拿了起来闻… <br>她又大叫一声… <br>「阿~好臭喔...都是你害的啦..死老弟…我沒別件了耶.」. <br>接着我又遭到一阵毒打..呃..说是毒打..反正女生的力气就那么一丁点...就当她在帮我搥背好了.. <br>在她一阵拳脚中,其中一下不偏不倚的打到我的要害…我痛的哇哇叫.. <br>不过我看她到得意的摆出胜利的姿势…现在换我不爽了… <br>我生气的说… <br>「靠,搞不好妳的制服本来就很臭…又不一定是我…」 <br>(其实我也知道是我弄臭的,只是情急之下乱掰一通) <br>她也马上反攻了回来,说: <br>「作贼的喊抓贼..明明就是你的那边…嗯…….」她突然不好意思说下去… <br>哈哈..好机会…我说: <br>那边阿?..我听不懂妳在说什么啦.. <br>她又回说… <br>「你还装儍..那边就是…..下面啦!!」哈哈…不愧是女校的…这么ㄍ一ㄣ… <br>我说: 「下面喔…就是阴茎对吧?还是妳指得是我的睪丸??」 <br>看到她脸红说: 「幹痲讲出来呀~?你很髒耶…」 <br>我说…「这是学名啊 …难道要叫什么…”懒叫”喔…还是”鸡巴”…」 <br>她很惊讶我竟然会这样说… <br>(其实我也很惊讶..可能是当时太过生气了吧…一时失去控制…) <br>趁着她还沒回我..我又说了: 「不然妳闻闻看阿…看我”下面”的味道跟妳领子上的一不一样!!」 <br>说着说着,我就把篮球裤及内裤一起褪到膝盖,然后坐在沙发上… <br>可能是太累了吧…当时的老二仍然是软软的被包皮盖着(我沒割噜)…和着皮皱巴巴的阴囊… <br>这样的光景就如此真实的呈现在她眼前,她就酱子愣在那儿眼睁睁的盯这我那儿看… <br>我又趁机进攻,说: 「快点来闻阿..不然妳就要跟我道歉,谁叫妳误会我~」 <br>「或是妳要要让我闻妳的阴道的味道~~搞不好是妳自己那边后臭好不好…」 <br>她被我这句话吓的退后几步,然后倒坐在地上,在黑色裙子里的白色棉内裤被我一览无遗… <br>我看到她那儿鼓鼓的,又说道: 「姐~妳脚张那么开幹痲?要我先闻喔…内裤怎么鼓成这样?是不是毛太多了??」 <br>我越说越过份…声音也越来越大..她被我的这一波波的攻势吓傻了… <br>接着我就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走到她的面前,然后蹲下来,此时的老二还是软软的… <br>她瞪大着眼,像是被定身咒定住般,从我露鸟的那一秒开始就都沒在回我嘴… <br>可能是整个心中的逻辑被我打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眼巴巴的盯着我的软老二… <br>然后也忘了将大腿合上~就这样任凭我的眼睛吃特大号冰淇淋… <br>我又将身子移动到她张开的大腿间,这样一来她的腿就合不起来了… <br>她也沒有后退或抵抗,还是任凭我乱来… <br>接下来我又用很大声的命令口气~说: 「快点来闻阿…!!!!」 <br>沒想到..老姐竟然真的慢慢的凑了过来(头稍微前进,又后退,很犹豫不决的样子).. <br>我则是将老二挺进,直到碰到她的鼻子上… <br>我说「:是这味道吗…… ………….」她沒说话 <br>我又说:「妳不说话表示不是喽??是不是??….」 <br>老姐仍然愣在那儿,此时我又做出了更大胆的举动…我将包皮往后拉…露出马眼… <br>然后直接以马眼抵在她的鼻孔外…在两个鼻孔外磨擦,然后又说了: 「怎么样…是这味道吗??喂….妳都不说话我怎么知道??」 <br>此时老二却越来越大…已经涨大到完全状态..她仍然呆呆的坐在地上… <br>然后我又将老二像上提,让她闻老二与睪丸间的臭味…此时她的脸上遍佈着三种臭味了.. <br>我说: 「好吧老姐,可能是妳闻的不清楚吧」,于是我将她手中的制服抢了过来 <br>然后做势闻一闻衣领,然后用手搓搓老二..然后又做势闻闻看….说: <br>「唉…手上都是篮球的味道…这样闻不准啦…我需要有布擦擦后再闻看看…」 <br>我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盯着她T恤下的胸罩勐瞧…然后说 : 「这样好了…妳奶罩借我一下…」 <br>老姐仍然紧盯着我的老二…然后什么也沒说…是不是被吓傻了?? <br>由于此时我跟她靠的很近,于是我就甩我14公分长的老二…打在她胸部上… <br>等于是以鸟代手…然后又以近几斥责的声音说: <br>「借一下又不会死,妳要自己脱还是我自己扯出来??」 <br>哈~~真搞不清楚谁比较大?? <br>被我这么一下,她突然有所动作了…也是慢慢的将T恤脱掉,然后露出内衣… <br>此时我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快要爆发出来了..可是她突然犹豫了起来而停止动作… <br>此时我就站了起来,说: <br>「厚…老姐…妳的动作真有够慢的ㄋㄟ..我来脱啦…」 <br>于是我就叫她举手,而我从上面硬生生的将奶罩拉起来…一对奶子就这样在我面前跳动 <br>而我的双手突然向前去拉住她的奶头…她也被我的举动吓到..突然向后仰… <br>不过由于”奶头”还在我的指间…所以形成了三角堆的形状…哈哈 <br>我说: <br>「我只是想帮妳把奶子固定,谁叫她们晃的那么厉害..」 <br>说着说着就放手了…不过奶头却慢慢的站了起来…哈哈…真不愧是高中女生..跟同学差太多噜 <br>当她想穿回T恤…我却把它抢过来,说: 「反正等下又要脱下来穿奶罩,又要再穿上穿,麻烦死了..干脆不要穿啦…」 <br>就顺手把它向后丢了…接下来我以龟头磨蹭罩杯…一会儿后…我又将奶罩拿起来闻…说: <br>「老姐~妳的奶味太重了啦…我闻不出来ㄋ…」 <br>她原本以为我会将奶罩还她…哈..那有那么容易 <br>我将湿透的胸罩放在跨下…用老二勾着…然后说: 「看来不是我阴茎的味道,对吧…老姐??妳要不要跟我道歉阿??」 <br>她依然是沒有反应,真奇怪,是不是我做的太过分..她秀斗了?管它的..既然错了,就再错下去吧.. <br>于是我又再次以奸诈的声音说, 「好吧…既然妳不道歉…表示是妳阴道的臭味唷…好…我闻闻看吧…老姐…」 <br>我边说边将手伸到她的下面,用中指隔着内裤抠她… <br>然后我闻了闻…嗯嗯…有小便的味道…我说: <br>「嗯嗯…闻的不够清楚…酱子吧…我帮妳把内裤脱了…我直接闻…」 <br>我就自故自的将双手拉住她内裤边,可是她坐着我不好脱…我说: <br>「妳屁股不会抬起来唷…」 <br>然后我伸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奶头…她闷闷的叫了一声…「啊~」 <br>我说: <br>「嗯~老姐第一次被人摸奶子吧」 <br>说着便以调收音机频道的方式对着她的奶头又转又挤… <br>使得原来已经肿胀的奶头又更加红肿…她闭上眼轻轻的喘气..然后「…啊…啊…」的… <br>趁她一个不留神…我用单手直接绕过包住阴唇的那片布料,像是提塑胶袋般 <br>直接用力的将内裤扯下来…而且在指缝间还夹着两根阴毛…一定是刚刚不小心拔下来的.. <br>我仔细的端详这件充满着神秘气味的布料..并凑向鼻子闻了闻…然后对她说: <br>「哼…妳还说我髒,妳自己的内裤上不是也黄黄的…是尿渍吧…而且还湿湿黏黏的…是淫水唷??妳厚…平时一副乖乖牌的样子,沒想到在老弟面前也会湿…真是只淫乱的母猪」 <br>她终于有反应了,不过是很小声的说…「我..我沒有!!」 <br>我说: 「好啊…妳还不承认…」 <br>于是我将她双腿称开,然后用我下巴的鬍渣用力的模她的阴核~~ <br>可能是第一次被侵犯,再加上鬍渣刺痒的双重快感…不到5分钟的时间… <br>她大量的淫水喷到了我的脸上…随着下巴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br>她也几近失神的躺在地上,双腿开的使整个阴户大开… <br>哼…还说自己不淫乱,喷的我满脸淫水… <br>我拿着手里的内裤往脸上擦了擦,并用内裤包着自己翘高以久的老二开始磨擦… <br>等于是利用内裤打手枪… <br>一会儿的时间,大量浓稠的精液喷的整条内裤都是… <br>此时老姐已经坐起来了,她瞪大着眼睛看着我,像是想把我杀掉一样… <br>我心想,完了…她恢復理志了…要是她跟老爸讲,我准会被断绝全家的关系~~ <br>不过老姐却叫我将内裤还她…我当然乖乖照做阿… <br>沒想到,她站了起来,并将这条内裤给穿上,并且也穿回布满精液的胸罩… <br>然后制服…最后冷冷的转过来看着我..说: <br>「我上课快迟到了…」 <br>然后就走啦~~留下一脸疑狐的我在原地 <br>第三话 姐姐的秘密 <br>自从上次对老姐做这么过份的事后,就一直都沒跟老姐说过话. <br>应该算是在逃避吧,现在成天躲着她…心想也不是办法.毕竟还是住在一起的.. <br>而且我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虽然她总是以一付高傲的态度对我… <br>总是觉得我笨,又不爱干净..简直是”不识字又兼沒卫生”还老是敲我的头. <br>不过在某些时候,她还是会有姐姐温柔的一面…像是我生病的时候.. <br>她会炖鸡汤给我喝(虽然很难喝)..还是挺令我感动的就是.. <br>或是偶尔也会买衣服给我…不过老是size不合 <br>于是乎,我决定跟她忏悔一番,我到知名的钟錶店买了一只上千块的女用手錶. <br>当作赔罪的礼物,不过因为这只錶,我也几乎破产..算了,谁叫自己那么煳涂… <br>回家后,看到老姐的门依旧是关上的,想必又窝在书桌前勐k书了. <br>她平时就很少跟朋友出门,更別提交男朋友了,真是辜负了上天给她的条件. <br>我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房门,她说: 「门沒锁,进来…」 <br>我依然轻轻的转开门,然后轻轻的走进去…好像一切都在静止的状态. <br>她果然在唸书,有时候真不由得怀疑,平平是同一个妈生的,怎么会差那么多… <br>我战战兢兢的走到她的旁边,她仍然沒有转过来看我…只是自顾自的埋首于她的作业~~ <br>我想:糟糕~好像踢到铁板噜…此时却听到莫名温柔的声音… <br>「有事吗??」 <br>我愣了一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应该是 「沒事的话就磙出去啦~」才对吧?? <br>先別想那么多,搞不好她中了彩卷也说不定,心情正好.. <br>我将放在背后包好的礼物递给她,然后说: 「呃,老姐,这是送给妳的」 <br>她看到之后,眼睛为之一亮的样子,并且又以她招牌的微笑对着我直说: <br>「这真的是要给我吗?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br>等到她将包装纸拆掉,打开装錶的盒子后,她惊讶的叫了出来… <br>「这只手錶,我想要好久了ㄋㄟ,谢谢你,老弟」 <br>接着就是抱着我一阵勐亲,看来好像什么事都沒发生过的样子… <br>哈…我真是超lucky的,好几十亿种錶里,刚好挑到她最喜欢的一只…可能是姐弟的心灵感应吧~ <br>看到她眉开眼笑的在手里把玩着,我终于鼓起勇气说了: <br>「老..老姐….上次…呃…真的很不好意….」 <br>「嘘!…..」她打断我,摇摇头叫我不要再说了,她说:「其实我并不怪你,我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 <br>「姐…..」我感动的眼泪都快飚出来了,为什么我会对她做那种事.真是个猪狗不如的禽兽. <br>「其实我倒要谢谢你ㄋ…老弟」姐姐突然沒头沒脑的说出这句… <br>「为什么???」姐说: <br>「从小到大,我就只会唸书,对于自己的感觉,无论是身体上或是心理上,总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情,而那天…」她停顿了一下…然后突然脸红的咬着下嘴唇说…「沒想到..自己会有这么样的矛盾感,对于你的行为,我居然会有欲拒迎还的感觉…所以从今以后,我会坦白的面对自己,知道什么才是自己需要的….」 <br>听到她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为何当天她会不发一语的任我摆布… <br>我想应该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状态,看到男人的老二,又被极度污秽的字眼挑逗. <br>当她还在我现在这个行为找合理的解释时,我的下一步动作又开始了 <br>所以才导致她会又那样的反应吧…不过沒事真是太好了…跟老姐又可以和以前喽~~<br>